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小说阅读网 > 玄幻·奇幻 > 鸿蒙道诀 > 正文 第1章 废柴小王子
选择背景颜色: blueyellowgreenpurpleredblack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鸿蒙道诀》最新章节

正文 第1章 废柴小王子

    一颗闪耀的流星,划破天衍大陆平静的夜空,消逝在西北大武国境。

    大武国邻郊一处小矿区的囚奴棚内,一个脸色苍白如纸,体貌纤弱的十五岁少年。

    一对星目忽然猛地睁开,犹如无尽的深渊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活着?”少年大口地吸着空气,仿佛自己渴望这份呼吸已经有数百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想不到我林慕白还能有再世重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嘴角的苦涩,倒放着林慕白的前世光景。

    前世的林慕白是纵横万界仙域的鸿蒙无极金仙,离证道成圣仅一步之遥,当时的他也不过千岁尔尔。

    要知道能成就金仙之位的仙人,哪一个不是历尽了数万甚至数十万的悠悠岁月。

    他林慕白以千岁之姿冠绝古今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证道成圣——无数仙人不敢跨出的雷池一步,林慕白踏出去了。

    九九八十一道证道雷劫,劈得万界仙域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强如林慕白,也还是倒在了最后一道雷劫之下。

    好在濒临时刻,林慕白散尽毕生修为和法宝,才得保自己的一丝神魂不灭。

    从往事中抽离回来,林慕白环顾了四周。

    不到四十平米的帐篷里,二十个和他一样穿着麻黄色的褴褛,上衣中央有个大写的囚字的囚徒,横七竖八地席地而躺,嘴里都在打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看,每个人额头中央也都有个囚字,像是被印章盖上去一般。

    而这群人从外表看上去都是年纪不一,林慕白却是当中年纪最小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一股记忆影像犹如奔腾的潮水,涌进林慕白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林慕白现在这副身躯之前的主人也叫林慕白,是月国的十王子。

    可惜林王子除了身体单薄之外,武学天赋也是渣到了家。

    在天衍大陆,以武为尊,崇尚强者。

    哪怕你是王族子弟,武道一途是个废渣,下场也只有受尽白眼冷漠,独居冷宫。

    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爱开玩笑,因为月国国土毗邻着大武国,而大武国的国势兵威又数倍于月国。

    月国从建国之初就一直被犹如豺狼一般的大武国欺压蚕食,最终在三年前,一个鹅毛大雪漫天舞的清晨里——亡国。

    月国王族无论男女老幼都被屠戮殆尽,王宫更是被一把火烧成了灰渣。

    但为何独独林王子成了漏网之鱼?

    原来在灾难来临之前,林王子跟身边的伴读书童互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由于年纪相近,身材相仿,再加上林王子本来就极少出门走动露脸,不是很亲近的人,却是难辨真假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一把熊熊大火,可怜的伴读书童就这样成了林王子的替死鬼。

    林王子本以为自己可以逃出生天,无奈在溜出城门的时候被逮住。

    当时的大武国官兵以为这弱鸡是城里的小百姓,加上林王子当时灰头土脸的。

    当下就直接被俘虏回大武国,成为了阶下囚没多久,就被发配到大武国云陵城附近的一个矿区当苦力。

    “这副身躯不说表面的皮肉伤了,光是这经脉就比常人窄塞许多,难怪前身过得这么憋屈。”

    在矿区,又是阶下囚,挨打受罪那都是寻常事。

    林慕白纤弱的身躯光是伤痕就有数十道,更别说没日没夜的劳作。

    每天也就是那点馒头咸菜,再加上沉重的劳作负担。

    林王子能撑了三年才嗝屁,已经算是毅力过人了,当然这也不排除他出生王族获得的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在没确定林王子是武道废渣之前,他也和其他王族成员一样,从小就泡在用无数珍贵药草熬制的药缸里。

    可惜武道一途,除了身体天赋要出众之外,脑袋能不能开窍才是最为重要的,很明显林王子对于武道是十窍通了九窍——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万事开头难,不过那是对凡夫俗子而言,只是当下并不是练武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对于林慕白来说,区区经脉窄塞并不是多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洗经扩脉的法门他脑子里有不下百种,只是当下受限于自己的处境和实力,一切还是得低调着来。

    “或许前世修炼的步伐太过于快捷,导致了道基不稳。这一世为人,我便要把大道修炼得通透圆满,誓要渡过雷劫证道成圣。”

    从林王子的留下的信息来看,这片天衍大陆的武道之基在于灵气。

    吸纳灵气并能成功开辟出丹田灵海,是练武最基本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步,是人材和废柴之间的分割线。

    “功法嘛……还是继续修炼鸿蒙道诀吧,这一世重修要修炼的更加圆满。”

    鸿蒙道诀是林慕白前世成就金仙,叱咤万界仙域最大的本钱,是一门至尊无上的无敌功法。

    林慕白本打算起身偷偷溜出去,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修炼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道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许多人的美梦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,都起来,你们这群废物还踏马一个个跟大爷似的啊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空气中就凝结了十几道长鞭啪兹啪兹的鞭笞声和哀嚎声。

    “今晚继续赶工,动作都麻利点。”

    扯着嗓门嚷嚷的是一个年约三十,左脸麻子的男人,是管理林慕白这一个奴棚的队长。

    棚里的囚奴们都是睡眼惺忪,恍恍惚惚地起身离开帐篷,动作慢的自然又得多挨几鞭子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个扫把星,再这么慢吞吞的,让老子挨批,老子就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鞭子飞奔的方向是林慕白。

    这时帐篷里也就只剩下林慕白和麻脸男子两人,林慕白因为身体瘦弱,加上秋季多是风瑟夜凉。

    林慕白是最后一个起身的,这可把麻脸男子惹火了。

    且不说麻脸男子本来睡得正香浓,谁知道半夜却接到加夜班的通知,搞得不上不下,心口和脑袋里都跳动着不得入寐的燥火。

    而麻脸男子原先就特别不待见林慕白,一直当林慕白是个扫把星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这个位置待着的人,每年都要接受绩效考核。

    在林慕白没来之前,麻脸男子的绩效起码还过得去,够他在这个位置一直混下去。

    可自从林慕白到了自己的队里后,麻脸男子已经连续三年绩效考核排在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今年要是再这么搞下去,麻脸男子觉得自己肯定得卷铺盖走人。

    麻脸男子原本还想着多熬几年,积攒点本钱打点上边,好往上走。

    虽然队长的位置只有芝麻点大,但是每个月的奉银再加上克扣点奴仆的,钱还真不算少。

    起码对他这种年纪大,武道一途基本无望的人来说,也算是份美差了。

    麻脸男子看着林慕白是越看越上火,牙龈都有点隐隐作痛,手里的鞭子挥起来更是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谁知鞭子没有如愿抽在林慕白的皮肉上,却被林慕白一手死死拽住,白皙的手掌都拽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死扫把星,你还敢还手。”麻脸男子狰狞地怒吼道。

    林慕白身上的伤痕基本上都是拜麻脸男子所赐——

    搬砖搬得少了会被抽——

    吃饭慢点会被抽——

    出恭慢点也会被抽——

    虽然林王子已经魂消,但是记忆里那股怒意把林慕白都点着了。

    林慕白两眼死死盯着麻脸男子,就像两颗铆钉深深扎进砖墙里一般。

    面对林慕白的目光,麻脸男子背脊莫名打起了冷颤。

    他很不舒服,甚至很厌恶这会儿林慕白投射而来的目光,以往的林慕白眼里都是带着怯懦和恐惧,面对自己的长鞭就是连屁都不敢放。

    “麻的,老子还治不了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麻脸男子额头爆着青筋,咬着钢牙双手死命把长鞭往回拽,想要把林慕白拉到脚下。

    他要狠狠地碾踩,林慕白在他眼里,就是一只挠人的蚂蚁。

    扑的一声响,一屁股坐在地上的,是麻脸男子。

    林慕白在其欲大力抽鞭之时,不顾手掌的摩划欲裂之痛,猛然一送,麻脸男子菊花咚咚肿。

    扬起的尘土,迷离了麻脸男子,蒙然的两眼。

    林慕白此时在他眼里,就像换了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坚韧,果敢,犹如一位惊世强者。

    身上那股隐隐犹如万丈山岳一般的压强,是麻脸男子这三年来,头一次在林慕白身上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还被你这小崽子唬到?那大爷我也就不用出来混了。”

    麻脸男子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,倏地站起,再次扬起了手里的长鞭,还有额头的青筋。

    呜——

    耳边突然想起了低鸣的小号声,那是矿营小队带队人集合议事的召集声。

    “哼——这次算你走运。”

    麻脸男子收起了长鞭,目光如刀在林慕白身上来回翻滚了一遍,然后便转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反正来日方长,收拾林慕白的机会天天有,但是这会儿的集合议事,麻脸男子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而林慕白低头看了看手掌的血痕,嘴角轻轻一撇,这是他重生后,第一次感受到血肉真实的疼痛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浩方仙域,还是尘埃一般的小世界,弱肉强食始终是世道真理,亘古不变。

    在目送麻脸男子离开后,林慕白也起身离开了帐篷。

    现在对他而言,首要的任务,便是修炼。

本书互动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苗疆蛊事- 盖世战神- 原配宝典- 韩娱之天王- 蛊真人- 婚前试爱- 武神空间- 大道独行- 终极教师- 盖世天尊- 我叫布里茨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