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小说阅读网 > 历史.军事 > 有如浮云 > 正文 3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有如浮云》最新章节

正文 3

    我外婆的执着终于感动了肖三,其实,将感动一词运用到这里是很不准确的,外婆的美貌与柔情早就感动了肖三,第一次看到我外婆的时候,他就对这位超凡脱俗的大小姐动了心,并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她。肖三逃离外婆家,并不是他不爱美色,不喜欢外婆,而是他肩负着特殊的使命,他不能做一个大地主的女婿。当我外婆再次遇到肖三之后,肖三的心情和我外婆一样急切,他对我外婆身体的热爱几乎可以用迫不及待来形容。然而,肖三还是克制住了自己,他是一个熟读孙子兵法的人,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,况且,肖三还有更深层的考虑。

    我外婆和肖三在界溪河边的草地里重新开始他们的**勾当的时候,是秋风横扫落叶的一个中午,那时候的外婆被肖三的忽冷忽热折磨得死去活来,用外婆的话说,她几乎要崩溃了。就在那个关键时刻,肖三把最有效的安抚剂送给了我外婆。肖三在我外婆身上休息的时候,将我外婆脖子上的那枚和田玉翻来覆去看了好久,问,干嘛要戴这个东西,凉冰冰的?我外婆说,戴习惯了,不戴还心里还发慌呢。

    工作结束之后,我外婆伏在肖三宽阔的胸膛上流下了很多滚烫的泪。我外婆不停地说,肖三,你不要丢下我不管啊,肖三,你一定要带我走啊。

    肖三紧闭双目耐心地倾听我外婆没完没了的唠叨,待我外婆说得精疲力竭之后,他才用十分平淡的口气说,我答应你,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不管,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,不过,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你说吧,你要我做什么都行。我外婆的态度十分坚定。

    你帮我把让刘家的财产情况弄清楚,包括每年收多少租,家里有多少金银珠宝。肖三说。

    外婆吃惊地望着肖三,你该不是想打劫吧?

    肖三狠狠地揉我外婆的大**,揉得她既疼痛又快活,不停地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肖三露出一脸的天真无邪,你看我像个土匪吗?

    我外婆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肖三与杀人放火、打家劫舍联系在一起,她只是弄不懂肖三为什么要摸别人的家底。能不能告诉我,你打听这个干什么用?她小声问。

    肖三想了想说,反正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外婆说,什么好事,不能说给我听听吗?

    肖三生气地说,你不想做就算了,刚才还说我要你做什么都行的呢。

    外婆看到肖三生气了,便有些慌张,她轻轻地抚摸着肖三的脖子,温柔地说,我帮你打听还不行吗?

    肖三拍了拍外婆粉嫩的脸蛋,笑着说,我就知道你会做的。

    外婆满是疑惑的目光望着肖三的脸,可肖三的脸上除了笑容什么也看不到。她说,刘家人待我不错,你可不能害他们啊。

    肖三亲了外婆一口,认真地说,傻瓜,我只会救人。

    外婆离开肖三时一直面带微笑,是那种甜蜜的笑。

    外婆的频繁外出,终于引起了我那位外公的怀疑,憨厚老实的外公不得不多出一个心眼,他不动声色,悄悄地注视着我外婆的异常举动。这一天,他终于发现了我外婆的隐情。

    这一天上午,我外婆带着既激动万分又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肖三的草屋里。我外婆坐在肖三整洁的散发着扑鼻香气的床上,好久没有吭声,并不仅仅是因为赶路的劳累,而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。

    肖三一脸亲切地望着我外婆,你今天怎么啦?

    我外婆仍然不说话,她解开一颗旗袍纽扣,从里面掏出一页材料纸来。我外婆将这页材料纸交到外婆手上的时候,身子抖得中了风似的。

    肖三一脸激动地看完我外婆写在材料纸上的漂亮小楷之后,竖起大姆指,大声说,好!真好!

    可是,我外婆却哭了。

    肖三将我外婆放倒在床上,正要动手脱她的衣服的时候,我那位外公从天而降。外婆吓慒了,肖三也愣了片刻,片刻之后他便恢复了镇定。他凶凶地喝斥道,你闯进我屋里干什么?!

    刘金山气得脸上的肌肉不停地蹦跳,他操起一根木棒狠狠地方向肖三砸来,狗杂种,你敢动我的婆娘!

    肖三敏捷地躲过了为金山威力巨大的一棒,他从床上一跃而起,接着飞起一脚,刘金山被他踢了个仰面朝天。肖三用鄙夷的目光盯着刘金山,大声吼道,识趣的,快滚出去!

    刘金山艰难地爬起来,张牙舞爪地向肖三扑去。肖三将拳头一伸,刘金山又倒下了。刘金山再次爬起来,指着肖三气呼呼地骂道,你,你这个土匪!告诉你,我不会放过你的!刘金山正要往外走时,肖三跑过来,给了他狠狠的两记耳光,谁是土匪?!

    刘金山的鼻子被打破了,鲜血流了一脸,可是,他仍然大声说,你就是一个土匪!

    肖三又要动拳脚的时候,被我外婆拦住了。我外婆对刘金山说,金山,你快走啊。

    刘金山走出大门又回过头,恶狠狠地骂道,猖妇!

    外婆注视着刘金山远去的背影,自言自语说,金山,我对不起你。

    刘金山走后,肖三将泪流满面的外婆抱到床上。我外婆小声说,我们快走吧,他肯定去叫人了。

    肖三说,不用怕,他们没有这么快的。说着便将我外婆的裤子扯掉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外婆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感,只有恐惧、慌乱和愧疚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,肖三抓起方桌上的茶缸,咕噜咕噜灌了半缸茶水,然后严肃认真地对我外婆说,我不得不告诉你,我是**,是红军。

    尽管我外婆内心深处一直认为肖三并不简单,可她从来没有把肖三与**和红军联系在一起。对**和红军,我外婆早有耳闻,她记得在县城上学时,那些居民商贩包括教师谈起**和红军来,无不面色陡变,仿佛他们是些洪水猛兽,外婆的父亲也将**和红军视为异端,每每谈起来,便将其称之为“一群乌合之众”。我外婆对**和红军知之甚少,只知道他们是闹革命的,只知道他们痛恨有钱人,只知道他们喜欢打打杀杀,只知道他们专门和政府作对。尽管她不像其他人那样的害怕,可她的潜意识里仍然把那些人归入了另类——一种十分抽象的人。她不打算也觉得没有可能与那些人有什么交往。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肖三——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人(与刘金山相遇时的粗暴,我外婆认为那是特殊情况下,是可以理解的),会是**和红军。她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肖三见我外婆的慌乱状,哈哈大笑,你该不是也以为**和红军是洪水猛兽吧?

    外婆轻声问,你为什么要干这个呢?

    肖三说,这是我的理想,我要毁灭万恶的旧世界,为天下穷苦人谋幸福。

    外婆问,你们杀人吗?

    肖三回答说,杀人,杀那些该杀的人!

    我外婆低下了头,像在思考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肖三说,你现在离开我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外婆慢慢抬起头,坚定地说,不,我不离开你,你干什么我都跟着你。

    肖三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。他高兴地说,我没看错人。

    肖三离开草屋前放了一把火,大火很快将草屋化为灰烬。肖三眯着眼睛看着火焰馋食树木,看得如痴如醉,外婆催了好几次,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肖三放的那把火烧了两天一夜,烧掉了几百亩山林。

    站在鄂西北九龙山山顶的肖三望着东南边滚滚的浓烟,拍着巴掌大叫,烧得好!烧得好!

    外婆不解地问,放火烧山是好事吗?

    肖三回答,烧掉地主老爷剥削阶级的东西,怎么不是好事?

    逃跑途中,我外婆进一步认识了了肖三。肖三的老家的确是在湘潭,祖上也曾经是个大户人家,由于祖父辈和父辈吸食鸦片,家道早已败落,已经成为光荣的贫苦农民。肖三二十三岁就参加了**,闹过学潮、指挥过工潮、现在又来到湘鄂西开辟根据地。他奉命来落凤坡的主要任务是摸清这一带地主土壕的情况,以便于红军的行动。肖三说他之前与我外婆不辞而别时十分痛苦,关于这一点,我外婆至死也不曾怀疑过,因为她的美貌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动心。肖三解释说,那个时候,他只能这样做,因为他对我外婆能不能成为他的同志没有把握,而且上级也不同意他与一个不是自己人的女人结为夫妻。肖三紧紧地握住我外婆的手,郑重其事地说,欢迎你加入到革命队伍中来。

    我能做什么呢?外婆对革命一无所知,也很茫然。

    肖三说,要做的事情多着呢,只要你有信心。

本书互动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苗疆蛊事- 盖世战神- 原配宝典- 韩娱之天王- 蛊真人- 婚前试爱- 武神空间- 大道独行- 终极教师- 盖世天尊- 我叫布里茨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