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小说阅读网 > 现代.言情 > > 正文 离别
选择背景颜色: blueyellowgreenpurpleredblack
选择字号:

小窍门: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
》最新章节

正文 离别

    十岁那年四季青花招蜂引蝶,那条棉被有太阳干裂的味道,还在有雨的冬夜尤为清晰。

    美妙的时刻

    清佑带我回家,是一间陈旧的公寓,墙脚泛着青苔的暗绿,潮湿。葡萄藤干枯的蔓延到油漆有些剥落的窗台上。对面有老教堂,周日清晨,唱诗班的歌声游丝般缠绕房间。

    清佑白天上班,每天很晚回来,甚至上整个晚班。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呆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白天的睡眠常有梦境,混乱的,与现实交融,于是坐在地板上,发呆。冬日阳光很模糊,咪咪庸懒地蜷着,发出鼾声。厨房有我煲的汤,香味飘到房间散发暖意,我在炉火旁打盹。当时钟敲响的时候,清佑踏冷风回来,喝我煲的汤。我想我喜欢这种生活,听音乐,把往事回忆,一段一段地。

    傍晚有雨,控江路的灯火尤显寂寞。“我要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。”歌声飘荡房间,清佑正在洗碗,回过头看,这辈子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梦和回忆

    他斜靠门框,沉静而隐忍,象某种坚忍不拔的植物,空气中有音乐流淌,我听到了雨声,或者夹杂着某个死者爬上地面的窃窃私语。意识有一刻浑沌,这房间每一阴暗的角落都有那闪光的眼睛,他们的皮肤,如祖母临死的样子,生满疥疮,蠕动着白色的虫子,皮肤已被抓得剥落而裸露的肉,腥红的,牵带着粘稠的液丝。我曾用六神花露水涂在那上面,祖母的嚎叫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我说我怕,然后我们相拥,他有温暖而清爽的气息。“这世界真玄,二十岁以前我们是未可知的陌生人,二十岁的时候,我们是彼此世界的唯一,互相依偎,或许是一辈子的事。”他说,喉结蠕动。我只是想没有惊恐,没有噩梦,安静睡着。

    这个冬季下了第一场雪。马路两边的法国梧桐,教堂的钟声,被雪光映衬,很寂寞的样子。我们散步,他拢我干枯如海藻的头发,然后脱外套披在我身上。我想我的样子很乖,因为我有被怜爱的感觉。

    散步回来后没出门,想起地铁的人群,当被目光忽略,我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我想蛰居的日子里,发霉了,头发长满了绿色藻类,散发青气,无所谓,冬去秋来,在我的风景里,清佑是唯一,淡忘一些事,模糊阳光制造我的影子,我在我的影子里发霉生活。

    于是吵架。于身心受到刺激,感情就象蚕丝一样吞吞吐吐,一念间,彼此失去重量又或者毫无间隔的心灵交融。

    如果黑暗深不可测,那么,他的沉默,是一个深渊,毫无底细。常有虚空的感觉。他的眼神寂静,却能使人混乱。于是,他的脖子,有我的细密牙印,印满殷红血色。我抚摸着,听到祖母的嚎叫,撕心裂肺,我知道,那是因为疼痛。

    这样的季节,四季青树开了花,我曾与恩与寻觅兰草的花香,在家乡的幽谷。

    我看到地铁玻璃的反光,有我的脸,被乱发盖住,充满野性。清佑挟紧了我,依然是纯蓝仔裤,在几个月前的某一个时刻,我们相遇。终点站莘庄,地铁只剩下我们两个,我勾住他的脖子,被抱下地铁,换乘下一班,我们一次一次穿梭在这个苍白的城市,毫无倦怠。地铁里,偶尔有这样的爱情。

    衣着鲜艳的男女,各自做自己的幻想,打发时间,有卖报声,得到的回应,无一例外,有冷漠面孔。我听到地铁与隧道的撞击声,有一个上海男人,曾在这里破碎,据说,血渍都喷在了地铁上,而乘客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有怀旧情结,所以,常在回忆里,重复而是岁以前的梦境。祖母临死的红手套,枯瘦苍白的手指,我没握,只是看着床沿等待,她,渐渐没了呼吸。回忆,是一辈子的事。

    痛苦,在瞬息间爆发后愧疚。罪恶其实是良心的无底循环,祖母死的那个下午,我骑单车旋转旋转…

    没见过栀子花,据说在初夏开放,有幽香。在我晒干笼罩头发的霉味时,清佑捧来莹白的栀子花,我用手帕包好,藏在衣箱里,连同我们的爱情。

    葡萄藤架有虫子的鸣叫,我趴在窗台看月亮,偶尔摆脱噩梦会神清气爽。我喜欢夏天工作,在阳光底下汗湿,皮肤摆脱冬天的干涩,重新润泽。在五角场,感到复旦近了,有种压迫感,那里,曾是我的梦想。那个下午,母亲的泪滴未干的时候,我知道,复旦在一个遥远的城市。那年我十岁,母亲离开了我,追寻我的父亲。然后想到恩与,在地铁站口,她穿的是黑T恤,她早已不穿蝴蝶般的裙子。

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喜欢了一个人,或者说梦想,但的确失去了一个朋友。时间真能让人后悔,如果可以重来,我会选择朋友,而不是痴痴傻傻打开天窗。

    03年8月7日,到香港名店街,一年前的今天是恩与的生日,我们喝了很多的酒。在班尼路店,已经无法找寻那条牛仔裤,那种牛仔裤会使恩与的双腿修长。有个烫发的女生,一直在身侧,戴了粉红色的太阳镜,猛然醒悟,她是我的朋友。“恩与…”我说。

    真锅咖啡,清佑常带我来,这里温暖得能让皮肤汗湿,没有幽暗的暧昧,敞亮洁净,空气中有薰衣草的香味,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我只是需要他,相处一段时间才发现,我爱上了他,爱是不能没有忠诚的,所以,安,我决定离开。”恩与说。

    许多人,多少年以后已不再。

    我笑,轻抿着褐色的液体,苦味的,一丝甜味于舌间温馨,很多时候,我不喜欢咖啡加糖“那样很苦的,”恩与说。但我想告诉恩与的是,生活的本质是无任何调料的,我们能做的,就是默默品尝,按照它本来样子。

    “生日快乐”我说F,恩与很惊慌,深吸了一口卡布其诺,她是用以掩饰心情的纷乱,我想。

    在地铁站,目送恩与远去,她的身姿很轻盈,别耳机,靠在车门,很落寞的样子,透过车窗,她的脸渐渐模糊。

本书互动

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
苗疆蛊事- 盖世战神- 原配宝典- 韩娱之天王- 蛊真人- 婚前试爱- 武神空间- 大道独行- 终极教师- 盖世天尊- 我叫布里茨-